第一百三十七章 百无聊赖(1 / 2)

树海林深 一戏婴苏 5900 字 1个月前

两个月过去了,我还是没有从朽灵符中找到肖愁的“手”。

现在也不敢再像之前那样,不计后果的使用灵气跟它们连接。

有一次,我又没听白三的劝阻,在朽灵符中流连不返,灵气过度消耗后,在湖边昏睡了两个晚上。

我醒来时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——不会再有人把我捡回去了。

从那之后,只要白三一声令下,我就会立马撤回。

用白三的话说就是,“终于学乖了”。

乍暖还寒的时节很舒服,我躺在湖边望天。

“白三,上仙已经走了两个多月了,我们朽灵符的进度一点都没改变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……你说我们离了上仙,是不是真的就玩不转了?”

小粉走后,白三是唯一一个能跟我说话的人了。

“上仙离开是解脱,如果我能走,我也不愿意在这被你拖累着。”白三说话还是跟以前一样,毫无尊卑观念,而且我发现,从小粉离开后,这家伙貌似更胜以往的嚣张。

“怎么说话呢!你是不是又把白氏家规给忘了?”

“你的家规说来说去就那么一条,想忘都难。”

“听你这话的意思是嫌规矩少了,你该不会是想过仙灵界那种日子吧?”我问道,“你那天是不是特想跟上仙一起回去?”

白三反问道,“你不想吗?”

“不想!”

白三道,“你现在是在检验,测谎仪有没有被你养的贼偷走吗?”

我一听来了兴趣,“你还能测我?”

“试试?”

我一下坐起来,“来呗!上刀山下火海老子都没在怕的!我还会怕心灵的拷问?”

白三道,“我问你答,还是你自检?”

我颇有兴致道,“我三你三,我先自检三题,你再提问三题!”

白三道,“奖惩制度。只要测出两题你说谎,就要接受惩罚。”

“罚什么?”

“好久没尝到腥了,去树林里给我抓只野味,生吃。”

我头皮一麻,咽了口口水。怎么隐隐的感觉这个游戏是个圈套啊,白三像是早有预谋的。

“如果我赢了呢?”

白三道,“不可能。”

我“切”一声,“你是在质疑我的人品吗?在你眼里,我就是那种心里憋坏嘴里放炮,火车开的比白爷还块的人?”

“你太抬举自己了。”白三道,“开始吧。”

我自己的三题明显就是白拿分的,但也不能说些什么“肚子不饿屁股不痒”这种废话,一来显得我段位太低,胜之不武,二来避免日后被白三鄙视,有事没事就搬出来戳我的脊梁骨。

我想了想说道,“第一题,我迫切希望唤出灵王肖愁。”

白三道,“过。”

“第二题,如果可以重来,我还会选择走今天这条路。”

白三道,“过。”

我笑了笑,颇为深情的说道,“第三题,白三,你对我很重要。”

半晌,白三道,“过。”

我憋笑说道,“让我来好好想想,一会该罚你些什么。”

没等我得意够,白三题问开始,“第一题,你迫切希望唤出灵王肖愁,是因为你对他有愧。”

我一口气憋在胸口,你大爷的,这家伙居然用我的问题反攻我?

“……是。”我回道。

“第二题,如果可以重来,你会收回在旁室前对水墨说过的话。”

“不收!”我想都没想,脱口而出。

“你说谎。”白三道。

我猛地站起来,不满道,“你怎么就知道我说谎!你这样评断我太主观了,不公平!”

白三道,“我是不是主观,是不是公平,你最清楚。”

心道,哪有这样的,接连两题下我面子!“你继续!”